描写父亲外貌的句子

经典文章 2022-05-14 gaoyanqing 15

2、我的爸爸是某作文报社的编辑。由于长时间的操劳、久坐,使他的背有点驼,头发白了不少,额头上也爬上了不少皱纹。这些,与他四十多岁的年岭很不相称。难怪妈妈常说:“干这一行太辛苦了,编辑工作是催老剂。”

3、父亲个子不高,大概有一点七米左右。眼睛小而明亮,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铜色的脸孔,鼻子不高,有着一个漂亮的嘴唇。强壮的身躯全身都是肌肉。整个人看上去很有气质。

4、如果你看到这么一个人:头发大部分都白掉了,好像《济南的冬天》里那下点小雪的小山一样,只可惜头发剪得蓬松松的,身上经常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而且一穿在身上就舍不得脱下来,因此他很少换新衣服,脸上戴着一幅笨重的眼镜,也许是为了省钱,他的眼镜都是在街上买的,“价兼而物美”而且也不看度数,只要戴得舒服、合适就行了的数学老师,这就是我的爸爸。

描写父亲外貌的句子

5、我的爸爸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火眼金睛”,我在家的所作所为,都逃不过他的那双眼睛。爸爸的鼻子又像仰天鼻,又像鹰钩鼻,让人难以分辨。爸爸可是有着一张吃遍天下美食的福嘴,不管什么样的美食,他都吃过。老爸成功地戒酒后,显得十分地健壮,力气也变大了不少!哪怕是比他重20斤的人,他也能不非吹灰之力地将那人压倒在地!

6、我的爸爸是个足球迷,不管电视里足球赛放得多么晚,他都坚持到看完为止。他的个子挺高,几件外套上还印着足球的图案呢。一说起话来,他准离不开“足球”这个线、我的爸爸是一个计划生育工作人员。他中等身材,一张“国”字形的脸,一双充满豪气的大眼睛嵌在浓浓的眉毛下面,爽朗的神情之中透出热情。

12、我的爸爸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火眼金睛”,我在家的所作所为,都逃不过他的那双眼睛。爸爸的鼻子又像仰天鼻,又像鹰钩鼻,让人难以分辨。爸爸可是有着一张吃遍天下美食的福嘴,不管什么样的美食,他都吃过。老爸成功地戒酒后,显得十分地健壮,力气也变大了不少!哪怕是比他重20斤的人,他也能不非吹灰之力地将那人压倒在地

14、父亲躬背在山坡上,辛勤劳作,夕阳的余辉将他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忽而父亲直起身来撑着被双手磨扫光的锄头,望望远处,父亲显得那么那么的苍老,他那张经历日晒雨淋的脸皱得像久旱的老树皮一般没有一丝光泽与生机,天大地大我无法忘记父母的恩大,岁月无情的在流逝,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记忆如潮水般层层激起。

16、高高的个头,瘦瘦的脸庞,黝黑的皮肤,总穿着一身又旧又烂的西服,脚蹬一双不像样的皮鞋。从征面看,他像一个瘦老头,从背面看,他却像山一样挺拔耸立,他就是我最亲最爱的人——父亲。

19、我的爸爸不是作家,只是位普通的农民。他今年35岁,身材高大,说起话来蛮风趣的。妈妈常说他是个作家,村里人也说他很有才气。爸爸喜欢写散文,虽然没有什么名气,可他却像拖拉机一样,在写作的天地中一响一炯地犁田,一趟一趟地锄地,一块一块地收割。

21、我的爸爸是一位体育老师。高高的个子,宽宽的肩膀,长得十分强壮。就是因为天天要上体育课,被太阳公公晒得有点黑。同事们经常约爸爸出去玩,但爸爸的工作多如牛毛,连一点点的时间都没有。

22、爸爸是个勤快的人。常做家务,洗衣服,拖地板,烧饭烧菜,平时,爸爸一边做家务,一边嘴里哼着调,一副开心的样子。有一次,爸爸烧莱时,滚烫的油从锅里溅了起来,爸爸没来得及躲开,一大滴油就溅在了他的脸上。我想,这时爸爸的疼痛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但是爸爸却一声不吭地继续烧菜,菜都烧完了,他才在脸上涂了一点烫伤药膏。

23、我的爸爸是个老师,他中等个,有点胖,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他在学校教地理,这副眼镜帮着他看见了中国,看到了全世界;他也教历史,这副眼镜又帮着他看到了书中古今中外的历史人物,了解到变化万千的事实。

描写父亲外貌的句子

24、爸爸的脸很瘦,这样看起来给人一种很精神的感觉。他的脸是古铜色的,这也是岁月留给他的印记。爸爸的眼睛总是很有神,而且目光很和蔼,我们都喜欢和他在一起谈天说地。爸爸下巴上有些许胡须,有的已经变白了。爸爸额头上的头发很稀疏,他总说,这样是为了给大脑多晒晒太阳。

27、爸爸今天显得很年轻,简直和平时判若两人。素日不修饰脸的人,今天胡子刮得光光的。经常穿的黑色中山装被崭新的银灰色西装所代替,裤子上有笔直的裤线、父亲看起来很健壮,黑黑的皮肤,在我看来发达的肌肉。他的工作是个实实在在的体力活,每天给人家搬运砖瓦,正因为如此,他的手上总会有一些细微的伤口,虽然非常细微,但却很深,他的左肩上有一个因长年扛砖留下的黑褐色压痕,每次看到这些我的得鼻子总会一酸,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30、爸爸是个勤快的人。常做家务,洗衣服,拖地板,烧饭烧菜?一平时,爸爸一边做家务,一边嘴里哼着调,一副开心的样子。有一次,爸爸烧莱时,滚烫的油从锅里溅了起来,爸爸没来得及躲开,一大滴油就溅在了他的脸上。我想,这时爸爸的疼痛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但是爸爸却一声不吭地继续烧菜,菜都烧完了,他才在脸上涂了一点烫伤药膏。

33、爸爸是工厂里的生产调度员,30多岁,中等身材,眉毛又浓又黑,瘦瘦的脸,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一条缝,眼角也挤出几丝鱼尾纹。爸爸左眼角下还“镶”有一颗小黑痣,我曾俏皮地说,这可是我爸爸的一个大记号呢!

34、看着父母日益苍老的脸,日益佝偻的背,日益霜白的鬓发,日益蹒跚笨拙的脚步,我开始悔恨我自己。悔恨自己的无情、残忍。在看过大千世界的眼里,却找不到半丝一毫父母年轻的身影;在父母慈祥的脸上,我却清晰地看见了岁月风雨的残痕。

35、爸爸是工厂里的生产调度员,30多岁,中等身材,眉毛又浓又黑,瘦瘦的脸,一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一条缝,眼角也挤出几丝鱼尾纹。爸爸左眼角下还”镶“有一颗小黑痣,我曾俏皮地说,这可是我爸爸的一个大记号呢!

36、我有一位“贪玩,”的爸爸,他今年38岁了,矮矮的个子,瘦弱的身体,黑乎乎的皮肤,可惜黑黑的脸上竟长了许多小疙瘩,红红的,我一点也不喜欢。爸爸长着浓浓的眉毛,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总是闪着严厉的目光。可能是因为长期从事脑力劳动的原因,额头上那深深的皱纹和他不到四十岁的年龄很相称。

38、人们赞叹大都市的美丽繁华,身为建筑工人的爸爸,正是那大都市美丽形象的塑造者。爸爸酷爱画画儿,只需一支铅笔,那明朗的天空,淡淡的远峰,饱含灵气的山、树、房屋以及小桥流水,便会在他的笔下显现出来。他也是玩泥巴的好手,可爱的“小动物,在他的手下栩栩如生。于是,农家小洋楼的屋脊上便有了活拨的小鹿,吉祥的和平鸽。姿态万千的双龙戏珠。

41、爸爸是个搞美术的,是中南五省小有名气的装帧艺术家,他的个人画展得到过很多知名人士的好评。爸爸对家里的事马虎又马虎,然而对工作_上的事认真又认真。为了一个封面,他可以反复推敲几十遍,甚至可以连续几夜不睡觉。一个夜晚的工夫,纸篓里的废纸就堆得满满的了!早上,找一翻开,”呀!这画得不是挺好的吗?干嘛废了呀?“妈妈也这么说,可他说:”不行,有一点不满意我也要重画!“

42、每当看到父亲那满头银发;每当看到父亲那微驼的背,泪水不知不觉得充满了我的眼眶。父亲为了我们,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巨大的汗水,但他却自始至终一脸坦然,一句怨言也没有……

43、我的爸爸是个足球迷,不管电视里足球赛放得多么晚,他都坚持到看完为止。他的个子挺高,几件外套上还印着足球的图案呢。一说起话来,他准离不开“足球”这个线、爸爸是个搞美术的,是中南五省小有名气的装帧艺术家,他的个人画展得到过很多知名人士的好评。爸爸对家里的事马虎又马虎,然而对工作_上的事认真又认真。为了一个封面,他可以反复推敲几十遍,甚至可以连续几夜不睡觉。一个夜晚的工夫,纸篓里的废纸就堆得满满的了!早上,找一翻开,“呀!这画得不是挺好的吗?干嘛废了呀?”妈妈也这么说,可他说:“不行,有一点不满意我也要重画!”

46、我的爸爸是个裁剪师傅,很自然手里离不开一把剪刀。你看他使起剪刀来多么熟练,多么轻松。只听剪刀“吱呀、吱呀”地响,在他剪刀下很快就剪出新颖别致的时装。他裁衣服很少要划线,剪得总是那么准确,那么整齐。到爸爸这里来做过衣服的顾客,人人都夸他是个了不起的裁剪师傅。

47、爸爸年纪约摸三十五六岁了,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闪闪有神采。他看人时,十分注意;微笑时,露出一口整齐微白的牙齿;手指粗大,指甲缝里夹着黑泥巴,穿一件旧青布棉袄,腰上束条蓝布围裙。

48、人们赞叹大都市的美丽繁华,身为建筑工人的爸爸,正是那大都市美丽形象的塑造者。爸爸酷爱画画儿,只需一支铅笔,那明朗的天空,淡淡的远峰,饱含灵气的山、树、房屋以及小桥流水,便会在他的笔下显现出来。他也是玩泥巴的好手,可爱的”小动物,在他的手下栩栩如生。于是,农家小洋楼的屋脊上便有了活拨的小鹿,吉祥的和平鸽。姿态万千的双龙戏珠。

50、爸爸有一头乌黑的头发,一双浓浓的眉毛,分不清真假;脸上还镶嵌这一双尤其幽深的眼睛,时常盯着我,让我干任何事,也不敢有半点马虎;你别看那一双不起眼的嘴巴,会将出任生的大道理,还会教育我和哥哥如何去做好一个完美的人。

52、爸爸人长的很胖,全身不是肌肉,而是一身肥肉。岁月没有在父亲身上留下多少痕迹,从远处一看,小伙还挺酷的。说起我爸爸的头发那真叫绝。因为我爸的头发“屈指可数”,全都“分布”在头的四周。前面的头发最长,而且“自己”形成了一个“小岛”。那情形就象在黑色的森林里包围的“沙漠”,我想这可能是爸爸从事脑力劳动的结果吧。

54、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都是父母为我操劳的身影。我看见父亲正迎着朝阳执鞭把犁;看见父亲行走在稻花扑鼻田塍上,脸上映着丰收的喜悦;看见父亲佝腰驼背,把一筐筐石头铺洒是屋后的路上。

55、我的爸爸身材矮小,瘦精精的,白白的皮肤,黑黑的头发,那一头自来卷儿的“大波浪”发型,谁见了都会以为他是在理发店烫的。他的同事们都说他是缩小了的费翔,我也这样认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