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019
05

外媒:意大利男子在华人按摩店猝死 华人店主被警方调查

   据“新欧洲侨报”微信公众号消息,当地时间3月11日下午3点左右,Mantova一位65岁的意大利男子在一名华人女子的家中接受按摩时突然感到不舒服,因心脏病发作猝死。目前死者尸体已被移交进行尸检,当地警方还将对华人女子及其住家展开进一步调查。   这并非华人按摩首次发生的客人意外死亡事件。去年6月Cremona一位71岁的退休老人在当地一家华人按摩店内突然发病,昏死过去。当急救人员赶到时,看到的只有一具冰冷的尸体。2014年11月,一名60岁的意大利男子在罗马某华人按摩店按摩时突然死亡,50

05
2019
05

千里亲情

  教条是灰色的,而我们的生命之树常青。  ————歌德  窗前,静静躺着外婆的照片。外婆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脸上早已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好久好久没有见到她了,此刻,她的条条皱纹中是否已嵌满对亲人的思念呢?外婆,其实我也想你,可是学业很繁重啊……  一纸病危通知书飘落到桌上,全家人都无语凝噎。母亲告诉我,外婆在晨练时一跤摔倒,便数病齐发,住进了重症病房。母亲决定周末就动身。  ——你有空吗?  ——我……考虑考虑吧……  窗外大雨滂沱。“一定是人间的悲剧太多了,连嫦娥都忍不住在星空中落泪啊……”我正

05
2019
05

有一个地址是不会变的

  有一个地址是不会变的,那就是妈妈的地址。每每我们给同学、朋友留下手机、伊妹儿等联系方式,总忘不了留下家里的电话,因为家里的电话是不会变的。当然,这不是绝对的,但至少家里的电话、地址总是相对固定的。其实,只要家的地址不变,我们就会心安若素,因为那是我们的精神家园。  在街上遇到多年不见的朋友,他匆匆写好电话号码交给我,却又要回纸条,边补写边对我说:“你还是打电话到我妈妈家比较容易找到我。我早出晚归,放假和周末多是在我妈妈家吃饭。”  另外一次,我要速递邮件给一个朋友,他特别嘱咐:“请把东西送到

05
2019
05

岁月,你改变了什么?

  父亲节前夕,突然接到老妈的一个电话:“明天是父亲节,你记得打电话给爸爸。”  我想都没想就说:“你现在叫爸来听电话吧。”  “我不敢在家里打电话,怕让他听见,我跑到南贵叔家打的电话。”  我突然没话说了……  很快地,我收到了来自姐姐、大妹、二妹的信息,都是相互提醒明天要打电话回家给老爸的,很显然,这也是妈妈特别关照的。  毫无疑问,母亲深爱着父亲,是那种经历风雨、度过岁月而沉淀下来的爱,但是,她爱的方式是父亲和我们都很陌生的。  老爸酗酒,而且一上酒桌就不想下的那种,经常是从下午开始到深夜

20
2019
04

孝心无价

  我不喜欢一个苦孩求学的故事。家庭十分困难,父亲逝去,弟妹嗷嗷待哺,可他大学毕业后,还要坚持读研究生,母亲只有去卖血……我以为那是一个自私的学子。求学的路很漫长,一生一世的事业,何必太在意几年蹉跎?况且这时间的分分秒秒都苦涩无比,需用母亲的鲜血灌溉!一个连母亲都无法挚爱的人,还能指望他会爱谁?把自己的利益放在至高无上位置的人,怎能成为为人类献身的大师?  我也不喜欢父母重病在床,断然离去的游子,无论你有多少理由。地球离了谁都照样转动,不必将个人的力量夸大到不可思议的程度。在一位老人行将就木的时

20
2019
04

真情的“谎言”

  母亲说:我愿意用生命做代价,换取儿子的前程。  1981年,27岁的女青年何秀平与王希有牵手迈进婚姻的殿堂。婚后第二年,儿子王欣呱呱坠地。从儿子懂事时起,何秀平就教诲他做人要诚实,任何时候都不能说谎话。由于何秀平所在的工厂开不出工资,何秀平便在市场支起一个炸油条的摊床,和卖小百货的丈夫一道,起早贪黑地忙碌,总算把日子过得有了起色。  然而,令何秀平万万没想到的是,病魔已悄然潜入她的体内。1990年,何秀平患上了严重的类风湿,当时医生建议她住院治疗,因费用问题被何秀平谢绝了。  1995年底,

20
2019
04

千千阙歌

  十七岁那年上大学,母亲本说好了要送我,但在临走的那一刻却变了卦,兴高采烈、满怀着闯世界念头的我,并没有注意到她挥完手转过身去眼角的那一瞥闪光。父亲送我到车站,我还穿着那个夏天一直穿着的短裤和背心,脖子上挂着一串钥匙,满不在乎的样子,一种孩童似的想装潇洒的幼稚。父亲把钥匙从我的脖子上摘下来,说:“你已经不是个孩子了,要学会照顾自己。”这时开车铃响了,父亲朝我挥手,然后身影越来越小,越来越淡,变成我十七年中一直不变的风景。  那一路上我有初脱樊笼的快感,一直与人侃着,少年老成的似的。而火车离父母

20
2019
04

与爱同在

  有一年的冬天,疼爱的外公忽然去世,一种难言的哀怆几乎吞没我的故事……  大哥因病去世那年,母亲已经七十岁,为了不让体弱的母亲过度悲伤,我们兄妹几人商量后决定向母亲隐瞒这个噩耗。由于大哥生前住在外地,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会与母亲团聚,相信母亲是不会察觉的。  尽管我们都避免提及大哥,但是一段日子以后,母亲还是念叨起来,说大哥是儿女中最孝顺的一个,为什么现在这么长时间都不来看她。我们只得用种种理由来搪塞,说大哥身体不大好或者工作太忙走不开,为了让母亲相信,我们甚至还编写大哥的来信读给她听。起初的

20
2019
04

天下父母

  ”可怜天下父母心”看到这句话我就想起我的父母,知道自己无论在哪里不管多远父母的心都离我好近,因为他们无时不刻都在牵挂着我.现在我只能对他们说对不起请原谅女儿的任性.  当我对爸妈说我要离开时,爸爸很沉默,妈妈只是淡淡地说”随你”话虽然简单,但我却懂他们的不安和无奈.我看出他们眼中有泪心中有话却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做着手中的活.从小他们就这样,当女儿任性时他们就不说什么,因为他们知道说什么也是多余,事后就细心地教导我.后来每逢此时,我总知道此时无声胜有声,只是闹闹就好了.他们也一再包容女儿的任性

20
2019
04

38元钱,我买回了亲情!

  我跟我妈的感情不好!为啥?我是我妈生的,脾气都犟到一块去了。那些年我还没嫁,只要我跟我妈一起在家呆着,我爸一准到别的地方去喝茶。为啥?娘俩谁也不听谁的,都犟呗!  其实我并不是那种跟父母特犯混的人,我知道我妈也是一样。我只是不太喜欢我妈对我的教育方式,心里明明气吧!还是知道我妈是为了我好,有时自己都觉得矛盾。我爸妈这辈子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每当我跟我妈生完气之后,我的心也都酸酸的。但我的嘴特硬,说什么都不会把头低下去。我爸也总是说,有什么事你们娘俩有一个人后退一步,也就风平浪静了。老爸说的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