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2020
12

网络老婆VS现实女友

  此刻已是凌晨2点,女孩叹了口气,她已不奢望男孩会送她,但却连一句叮嘱的话都没有。她宽容的一笑,回家了。   男孩说:“不,我没有,我只是说她要来看我,仅此而已,我说不让,她偏要来,她也知道我有女朋友的,明天下午她就会来这个网吧了,她说只是来看看我!”   第二天下午3点整,男孩的传奇老婆准时出现在了网吧里,男孩唤她雪,雪很漂亮,很有朝气,今年才18岁,比女孩整整小了5岁。雪的视线穿过男孩落在女孩憔悴的脸上,互相微笑,没有任何敌意。女孩示意男孩回避,男孩知趣的坐回电脑前继续他的传奇,女孩牵
12
2020
12

网恋文章:关于网恋的一级激情故事

  集于一身的女生。去年一月份才学会上网。网络给予她的第一感觉是新奇、多姿多彩,用高兴这个词语是无法形容她的心情的。于是她很快的溶入其中,享用网络的美好的喜见乐闻的,如文学、新闻。随后就是玩网络游戏。后来觉得无聊又走进网络的聊天室聊起天来。这一聊就聊上了,不然而然就遇上了第一个敢于“示爱”的人。那些男网友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和脸皮厚的特点。很快就征服了柔情因为寂寞带来的空虚。于是他们开始的时候只是聊个人的喜好,聊天南地北,聊生活,聊感情……很快的两个人熟悉起来,在彼此的QQ里加上了彼此的网名,开始进
12
2020
12

网恋:那一场梦幻的异城恋

  素素说,朋友眼中,浪漫、小资的她是个活在梦想中的女孩。她喜欢的一切,都有点梦幻的色彩。大学时,她无比渴望爱   去年暑假,我去北京旅游。白天,和当地的大学同学一起在北京城里四处游走。晚上,便被拉着去泡三里屯的酒吧。同学说,对于喜欢小资的我而言,酒吧无疑是最适合我的。   的确,北京城里大大小小各具魅力的酒吧,让我见识了五光十色的夜生活,我彻底迷恋上了泡吧。回鞍山的前几天,我甚至觉得,像我这样罗曼蒂克的人,就应该生活在像北京这样的城市。   片断,我和周相遇在一间光怪陆离的酒吧。那间酒吧
12
2020
12

天堂有你不寂寞

  一年了~~一年前的今天,天刚蒙蒙亮,守在医院ICU重症监护室外的我,带着从未有过的虔诚,祈祷着奇迹的出现......这已经是你昏迷后的第八个清晨了,医院的走廊里静得没有一丝声响,虽然已经快到清晨6点了,可仿佛谁都不愿意去破坏这份宁静,好让奇迹如愿到来!好让充满活力的你快点回到我们的身旁!ICU的门开了,当主治医生用职业性冷漠的语调宣告:“病人×××抢救无效,即时死亡”时,犹如晴天霹雳,打破了我所有的梦想,凝固了我一切的思维,我傻傻的站着,任凭泪水冲刷脸颊、湿透衣衫......默默地看着躺着你
11
2020
12

她和他的爱情故事

  她第一次失约了,他并没有相信她的借口,他藏在对面的楼道里,看着她打扮的袅袅婷婷。步入一辆卡迪拉克,占据了副驾驶的位置。   她回来后,他们剧烈的争吵了一次,他指责她不守信,而她也第一次拆穿了他其实一直都没有和女朋友分手的事实。   她知道,他和原来的那个女朋友分手了,因为那个女孩子嫁了一个有钱人。她理解那个女孩子,那种有着小明星气质的女孩,自然多少会有些功利心吧。   他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翻看着他和未婚妻的婚纱相册。他的未婚妻有一张甜美的小圆脸。呵,他选择的,始终是这个类型。  
11
2020
12

送给还单身着的:阿四的故事

  的女生,是那种彻彻底底地,没有谈过恋爱的.我就不同,我是谈过半次恋爱的人,结局不了了之.剩下的4个人全爱得翻天覆地,每天好象吃错了药,有时特别兴奋,有时特别无聊,有时吃的多,有时就绝食.阿四就不一样,每天饮食均匀,每天去校外的副食店喝酸奶,养的白白胖胖的,像一头小猪.   阿四属于那种定力特别好的女生,不是一般的好,什么时候都处变不惊.我们几乎没有看见过阿四狂喜或者悲痛欲绝,她总是又超然又冷静,不像我们那个年龄的女孩.有一段时间我们都担心她嫁不出去,她没有一般女孩那种娇柔和妩媚,甚至连女孩
11
2020
12

说好的,要相爱一辈子

  那时他们刚刚考上大学,他是从偏远农村出来的孩子,她也是。当他们被人嘲笑是乡下人时,他们总是会相互安慰,久了,两颗心就近了。 和所有小恋人一样,他们一起打饭,一起去逛公园,钱不多,大多时候,她和他要泡在图书馆里,写写小纸条。人虽然穷,爱   因为都穷,所以和别的恋人比起来,少了电影院里的亲密拥抱,少了情人节的神秘礼物。他极少给她买东西,有一次她看上了一副红手套,10块钱,他摸了摸兜里,只有七块,于是只好尴尬地笑笑。后来,她买毛线织了两副,都是红手套,一人一副,她说,才用了五块钱的线,值吧?他
11
2020
12

谁是谁的床上用品

  我认识一个女孩子,她一直都在许多男人中间徘徊,常常花枝招展地出去,在party上把自己尽情富有的人。可是,她所爱上的男人常常只是欢喜着床笫间的欢娱,姹紫嫣红的颜色就在时间的流逝里慢慢漂白了,最后竟成了历历的白。   跟她在小酒吧闲坐的时候,她向我抱怨,那些不牢靠的男人,全都风一样,从青萍之末而起,又归于无形,独独卷走了她大好的年华。我问她经历了多少男人,她数数自己的手指头,调皮地朝我笑,不记得了。最短的一个星期,最长的一年多,她总是全力以赴,她把自己区别于那些热衷一夜情的人,她说她只是希望
11
2020
12

输给了一句“是我对不起你”

  杨比我小两岁,刚来深圳不久,住在离我家不远处的一间农民房。那是一个平常的周末,他打电话约我一起吃饭。我们就在我家楼下吃湖南菜,他不太能吃辣,但为了陪我还是吃得满头大汗,我坐在他对面,好几次忍不住想用纸巾帮他擦擦额头上的汗。   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喝冰冻的啤酒,边吃边聊,无意中问起他有没有女朋友,他笑了笑:“怎么说呢?算有吧。”一句话勾起了我好奇:“什么叫算有?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他点了一支烟,重重地吐出来说:“我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家里人不同意,相处久了,我也发现了我们之间并不合适。”他停了停
10
2020
12

世界上只有老公才会在乎你是不是个处女

  和他吃完晚饭,我去了他住的宾馆。不知道当时怎么就答应了他的邀请,隐隐感觉会发生点什么,似乎我又在期待着什么。   起初我们只是没有主题的乱侃,后来话都越来越少了,房间顿时就安静了下来,静得让人紧张。我心里想肯定会发生点什么,肯定会。这时候他就把身体靠近了我,用他那销魂的目光看着我的眼睛。我立刻紧张得心跳加速。可是,当他要吻我时,我拒绝了。   应该说我是喜欢他的,但还是做出了本能的反应。他问我是不是讨厌他,我说不是的。他笑了笑,继续找话题活跃气氛。呆了一个多小时后,我说太晚了,得回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