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2020
12

真正的爱,在自己心间

  我先请老人坐下,看了看他的病历。心想,如果按照病历,老人应去找另一位大夫拆线,但那至少得等一个小时。出于对老人的尊重,正好当时我有一点空闲时间,我就来为老人拆线。我拆开纱布,检查了一下老人的伤势,看到伤势基本已经愈合,便小心翼翼地为老人拆了线,并为他敷上一些防止感染的药。在治疗过程中,我和老人攀谈了几句。我问他是否已经和该为他拆线的大夫约定了时间。老人说没有,他知道那位大夫9点半以后才上班。我好奇地问:那你还来这么早干什么呢?老人不好意思地笑道:我要在9点钟到康复室和我的妻子共进早餐。  
16
2020
12

真情:爱你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

  天是阴的,风是冷的,不时有几只不知名的水鸟在湖上起起落落,发出几声寂寥的鸣叫,我们坐在东湖边,脚与湖水间只有一层木板的距离,湖水在脚下一浪接一浪地拍打着木板,从木板缝隙里冒出的寒意,令人由脚底直凉到心里。   那天中午,雨帆(化名)在电话里说,他刚刚接到医院的诊断结果:胃癌晚期,而且癌细胞已扩散到其他器官。现在他正在母校华中科技大学,想吃一顿学校食堂的饭,体验一下曾经快乐的学生时光。   接完他的电话,我的心情www.88mylove.com顿时黯淡下来。我想,下午的谈话一定会很沉闷。
16
2020
12

长发飘飘的受伤女孩

  当时,在我们那所中专校园里,身材好的女孩不少,然而拥有一头又黑又柔又亮又厚绝好的长发只有阿童一个人,她的头发没有经过任何现代美发手段的修饰加工,浑然天成。阿童也只是随便地带个发夹或梳成一条辫子垂在背后,可照样美得要命。我常惋惜地说阿童那头长发不去做广告太屈了,“飘柔”中的头发也不过如此嘛。   阿童凭着好身材进学校舞蹈队。其实阿童几乎不会跳舞,因为她是在一个偏僻的小镇上长大的。但领队老师说那么好的身材不跳舞太可惜了,不会跳可以学嘛便收下了她。舞蹈队里可算是美女如云,男同胞们真心实意地称为“
16
2020
12

张国荣与唐唐:两个男人的爱情

  张国荣多次用过“拒”(在粤语中可以指“他”,也可以指“她”)这个字打马虎眼,清清淡淡在各种访问中捎带出来。知道他有个陪伴10多年的伴侣,张国荣的歌迷影迷心下稍安。   在张国荣的讣告上,唐鹤德以张国荣的挚爱身份排在头位。两个男人的恋爱,即便在香江,也难为世俗所容,更何况张国荣是个天皇巨星,压力可想而知,但正如张国荣所说,走上了这条路就绝不后悔。   最初,两人在一起时,张国荣从不在公众面前提及他和唐唐的亲密关系,唐唐不但从没有介意,反而更加体贴、耐心仔细地照顾张国荣的起居,更以自己曾任银
15
2020
12

在他生命弥留之际,我做了他的新娘

  [转]:一天晚上,我正在歌舞厅里与姐妹们闲聊。老板娘跑来告诉我,有个男孩子找我。我出去一看,只见李默默地站在那里。我心里一阵狂跳,他终于想来看看我了。李告诉我,他的小店由于生意红火,目前人手不够,正准备招两个人,问我愿意不愿意去做。我一听,马上答应下来。我知道这是李在帮我脱离苦海,让我找回做人的尊严。   第二天,我来到他家的服装店,假装是来应聘的。他的女友并不知道这其中的一切,问了我一些服装的常识外,就把我留了下来。每个月200元的工资。这点钱虽然还不够我过去一天挣的。不过,为了能天天见
15
2020
12

原来天使也会累

  他大她三岁。在学校时,不同年级,不同系,但他的体贴却无处不在,他并不是每天都来找她,但电话每晚临睡前却总会响起,说一些天冷了,记得加衣服、晚上别在被窝里看书的话。   她嘴里不说,心里却是得意的。他在校园里并非默默无闻之辈,长相俊朗,才气逼人,是多少女孩子暗恋的对象,这样的一个人,却独独对她用情www.88mylove.com至深。   她知道他的好,但她是父母宠坏的孩子,他就像是她父母的接力棒,父母不在身边时接着宠她,所以,她撒娇,任性,有时候蛮不讲理。   有人说,两个相爱www.
15
2020
12

心甘情愿做老男人的情人的女孩子

  刚处理完一宗大的案件委托,这几天轻松一点,虽然也有几个面询的,但却不是那么棘手,有些人就是对我本人和我的工作感到好奇,想找点理由见见我,我自信长得还算是我自己,不会叫他们太失望。   先是一个体育明星,现在已经退役了,他的名字我不想说出来,但他是一个公认的美男子,因此总是接到些骚扰电话,若是异性的骚扰也许还可以容忍,问题是他接到的电话大多都来自男性,找他的人真的太多,而且都是些名人,他真烦,“……我不愿意理睬他们,您说我要是把他们这些丑事给捅出去,一个个都是歌星影星大腕,叫媒体记者知道了,
15
2020
12

校园里的同居

  情人节后才没几天,我就听同学说,唐克为小鲁“补过”了一个很浪漫的情人节。听到这话的时候,我竟一时恍惚起来,也不知自己应该作何反应——吃醋还是生气?我觉得自己毫无底气。紧接着,小鲁开始频繁地给我发短信,每次找不到唐克她就会发短信问我在干嘛、在哪儿。我永远不知该如何回答,只好关机、逃课,避免一切与小鲁面对面的可能。   但是这样的逃避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才过了半个月,有天小鲁终于气冲冲地把我拦在寝室门口,尖声叫道:“他竟然要你不要我,你真有本事!”说完小鲁转身就走,只剩下我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15
2020
12

校园爱情:我们的爱何去何从?

  两个月实习的日子就在忙忙碌碌中匆匆而过。九月开学,我和雨田又回到各自学校继续完成最后的学业。一天,雨田来到我的学校,神秘地说有份惊喜给我,接着从包里拿出一本包装精美的剪贴本塞进我怀里:“给你的,打开看看。”“献给我喜欢的女孩子——梦衍”,封面几个红字醒人眼目。一页页地翻阅,里面是一个个我和他共同完成的广告,而在广告的旁边写着他对生活的感悟和对我的观察。看着看着,最初的惊讶渐渐地化为感动,泪水模糊了双眼,而他却很严肃,用生平最严肃的表情   “女朋友?!可是今年我大四,你研三,还有一年我们就
14
2020
12

校园爱情:穿越生死的爱恋

  进大学那年我才生离了八年抗战顽守的初恋,它陪我走过我的整个中学时期,在我和他双双拿到大学入学通知书的那几天,我们认真讨论了关于爱的深挚与婚姻的美满在现实中无法同时得到保全,何况还有天南地北整整四年相隔的大学生涯。我和他都无心再恋战。   我相信大学生活是人生的一个起点,我更相信大学生活是我的爱情的终结点。和任何一个拥有铭心刻骨初恋的人一样,我差不多已经肯定:此后,我再和爱情无缘。直到他撞入我的视线!   时至今日,我已经无法考证到底是他的眼里先有了我,还是我尘封的心先被他所感染。我们爱得